摘录一组问答

Spoony 24.85m2019-12-0222 次点击

Q:
如何获得真正的自由?
—— 魏木頭
A:
大学的时候看到一句话,“自由会暗中把你留住”。我瞬间就明白了节制的重要性。


Q:
人的优越感源自于哪里?
—— = ̄ω ̄=
A:
本来可以回答成一篇论文,但这里简单地讲一句:源自恐慌。


Q:
人是如何知道自己快要尿完了的?
—— 宝盖丁
A:
这似乎是个假问题。当膀胱里的尿量充盈到一定程度,膀胱壁上的牵张感受器就会受到刺激,产生神经冲动。神经冲动上传到脑干和大脑皮层,获得排尿允许之后便会下行传递,引起逼尿肌收缩和尿道内括约肌松弛,从而排出尿液。

进而,尿液还会刺激尿道的感受器,进一步加强排尿活动,膀胱也会进一步用内压挤出尿液。整个正反馈活动会直到膀胱内的尿液排完才停止,而非通过主观意志的持续输入进行调控。

不过吧,其实很多事情都跟尿尿一样,你以为是自己有着充分的控制权,但有时候你连控制自己尿完抖几下都不能。


Q:
人和人交往的时候,什么是“距离过近”,什么是冒犯?存在这样一条边界吗?与道德有关吗?如果我接受不了和别人肢体靠近或谈论一些在他人看起来“并不越界”的问题,这是一种不正常吗?同时有的人偏偏“心很大”,喜欢往别人身上靠,什么都愿意说,但本身并不与你交好,这又是怎么回事?怎么判断边界,以便边界交错时调整?
—— 杜蘑菇
A:
边界是区分他人与自我的工具,因此显然是存在的。与其说它与道德有关,不如说它与规则有关。不信你向你哥们儿用勃列日涅夫的吻法试试。


Q:
我觉得我有社交恐惧症,无论是面对熟悉的人还是陌生的人,都不知道说什么,或者说几个话题之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,宁愿自己一个人呆着舒服,但似乎在很多人看来我又是一个开朗的人。我觉得我该看一下心理医生,但我又不知道我该跟医生说什么。
—— 匿名用户
A:
你的“症状”和我很像。作为焦虑症的一种,它在心理学上被归为社交焦虑失协症(social anxiety disorder),但我觉得大可不必恐慌——在当下名目繁多的精神障碍、焦虑症名单中,究竟有多少是需要真的交给精神科医生或心理医生来处理的?或者说,我严重怀疑有些综合征是“被发明”的。

昨晚正好在和一个朋友讨论类似话题,我们所谓的“问题”、“病症”恐怕必须具备两个特征:1)统计学上的少数,即与大多数人有差别,2)对生活造成干扰,进而对个体造成困惑。如果只是异于常人,但不会对自己造成困惑的话,也就无所谓“需要解决的问题“了。如果这两个特征都满足,而你又希望解决困惑,看心理医生也许是条路子。别担心你该跟医生说什么,去了就知道了。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obY24tZL7w3ZV7qjBKTcWg

收藏 ♥ 感谢
暂无回复

登录注册 后可回复。